第二章 絕世高人?
  “真沒想到,那群家夥在主人身邊三年就進化成龍了。”

   “最近一年裏,主人的實力突飛猛進,我甚至不敢用靈力窺測主人的真實修為。”

   “我上個月看了主人隨手在地上畫的一幅圖,連續突破三個境界,你們敢相信嗎?”

   “跟在主人身邊一年,抵得上百年苦修,院子裏那群家夥應該是想嚇退這群人類,讓主人重新回到大聖村吧?”

   跟在蘇牧身後的雞鴨狗用神識交流,竊竊私語。

   其實以它們的實力,隨隨便便打個噴嚏,就能抹殺天擎宗和萬劍門全部強者。

   但是為了繼續留在蘇牧身邊,它們不敢輕易顯露真身,以免被蘇牧發現破綻。

   “請龍族前輩息怒!”

   劉青鬆抵擋不住浩瀚龍威,胸口一甜,噴出大口鮮血。

   “請龍族前輩息怒!”

   風晴雪拚盡全力抵擋龍威,但還是感覺渾身骨骼咯吱作響,身體幾乎散架。

   天擎宗與萬劍門的強者紛紛從空中墜落,恐怖的壓力讓他們連一根手指都動彈不了。

   天空的金色巨龍恍若未聞,持續釋放出浩瀚的龍威。

   就在這個時候,風晴雪和劉青鬆注意到了一個人。

   準確來說,是一個人帶著一群家禽和一條老黃狗,在浩瀚的龍威下暢行無阻。

   隻有一種可能,他們的實力在金色巨龍之上!

   看見這一幕,天擎宗與萬劍門眾人全都驚呆了,內心掀起滔天駭浪和一股濃濃的悔意。

   誰都沒有料到,這小小的大聖山,竟然隱居著龍族強者與世外高人。

   但凡蓋世強者,皆脾氣怪異。

   被打擾了清修,一怒之下殺光他們所有人都有可能。

   想到這裏,每個人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兒。

   忽然,天空中的金色巨龍消失,浩瀚龍威隨時消散。

   所有人頓感壓力消失,長長的喘了口氣,衣服卻都被汗水浸濕。

   “晚輩萬劍門門主風晴雪,不知前輩在此處靜修,多有打擾,還望前輩恕罪!”

   撲通!

   風晴雪神思敏捷,化作一道流光衝到蘇牧麵前,雙膝跪在地上,埋著頭態度極其誠懇。

   真夠狡猾的!

   劉青鬆心中腹誹,急匆匆跟在後方,隨即跪在地上,“晚輩天擎宗宗主劉青鬆,拜見前輩!”

   撲通撲通!

   天擎宗與萬劍門數百名強者齊刷刷調轉方向,跪在蘇牧的麵前,擋住了去路。

   那一瞬間,蘇牧後背冷汗直流,小腿腿肚止不住的發顫。

   砰砰砰!

   心跳前所未有的強烈,恨不得要衝出體內。

   血液翻滾,血流加速,蘇牧緊張到了極點。

   “前輩?叫我麽?”蘇牧左看右看,肉眼可見之處,除了自己還站著,就再沒有第二個人。

   砰砰砰!

   劉青鬆毫無征兆的連磕三個響頭,鮮血順著眉心流向臉頰,“不知前輩在此地靜修,請前輩恕罪!”

   看見這一幕,數百名強者目瞪口呆。

   為了巴結這位高人,也太拚命了吧?

   “呃……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其實我隻有煉氣境的修為,不敢當你們的前輩。”

   蘇牧又驚又怕,恨不得給他們跪下來。

   劉青鬆與風晴雪立即釋放出靈力窺測蘇牧的真實修為,片刻過後,兩人相互對視,眼底深處滿是駭然,“煉氣境?”

   在天荒大陸,隻要擁有修煉天賦,就能踏入煉氣境。

   對於元嬰強者而言,煉氣境與普通人無異,一隻手就能碾壓。

   但是,他們數百人真真切切的看見蘇牧在浩瀚龍威內自由行走,不受半點影響。

   反倒是他們這些結丹元嬰強者倍感壓力,連手指都動不了。

   “大聖山地處偏僻,山腳下的村落更是人跡罕至,高人隱居在此擺明了是想遠離世俗喧囂,隱藏修為則是不想暴露身份。”

   “龍族前輩與人族高手皆隱居於此,再加上近三年來華光不斷,難道大聖山隱藏著什麽驚天寶物?”

   風晴雪的大腦飛速運轉,隻覺細思極恐。

   但,龍族強者與人族高手都在,自己隻有元嬰境界的實力,明知大聖山藏著秘密也沒辦法分一杯羹。

   劉青鬆用眼角餘光觀察著蘇牧,心中喃喃自語,“金色巨龍的實力至少是苦海境界,而他能夠在浩瀚龍威下自由行走,實力至少是化神境界。”

   “放眼整個天荒大陸,化神強者都能擁有一席之地,要是能拉攏他加入天擎宗,宗門實力立馬提升一個台階,到時候就能壓萬劍門一頭了!”

   兩人內心各自盤算,都不敢說出來,也都怕被對方搶了先機。

   “沒錯,我真的是煉氣境,隻不過是煉氣境9999重。”蘇牧實話實說。

   眾強者麵麵相覷,一名天擎宗弟子詫異道:“煉氣境隻有九重,再往上就是築基境界了。”

   啪!

   劉青鬆一巴掌打在那名弟子的臉上,怒斥道:“蠢貨!修行界的常識,前輩豈會不知,隻是和我們開個玩笑罷了。”

   “對……對不起……望前輩恕罪!”那名弟子寒蟬若禁,渾身冷汗直流。

   蘇牧緊張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麽。

   氣氛逐漸尷尬,風晴雪意識到了不妙,當即說道:“很抱歉打擾前輩靜修,晚輩這就離去。”

   話畢,風晴雪帶著萬劍門眾人離開。

   一名弟子不解的問道:“門主,咱們走了,劉青鬆肯定會想方設法拉攏前輩,萬一成功了,咱們萬劍門就要被天擎宗壓一頭了!”

   風晴雪嘴角上揚,冷然一笑,“我們打擾前輩靜修,已經觸怒了前輩,此時還站在前輩麵前喋喋不休,無疑是自找沒趣。”

   “等過些時日,前輩心情好些了,咱們再來登門拜訪。”

   “門主,妙啊!”萬劍門強者無不豎起大拇指,佩服風晴雪的智慧。

   果不其然,就在萬劍門離開後不久,天擎宗也灰頭土臉的離開了大聖山。

   蘇牧愣愣的站在原地,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陷入沉思。

   “難道煉氣境9999重,真的是蓋世高手?”

   於是,蘇牧握緊拳頭,狠狠一拳砸在村頭的樹幹上。

   砰。

   一聲微響,成人腰粗的樹木紋絲不動,連一片樹葉都沒落下。

   疼!

   太疼了!

   “嘶。”

   蘇牧咧著嘴深吸口氣,用另一隻手捂著自己的拳頭。

  書屋小說首發

久久小說網首{,}發
 推薦閱讀:《我隻喜歡你》《總裁老師要吃了我!》《師尊把我祭天後》《攻略第一劍修後他跑了》《18歲的親爸來找我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