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wu.la
第2章 小公子1
  覃侯府外圍了不少看熱鬧的百姓,主要是這覃侯府居然大開大門和側門,基本那些貴人們都在兩側侯著,能讓這樣尊貴的大人物等侯這麽久那一定是比覃侯爺更尊貴的存在,所以那些想看是什麽大人物的平民百姓都在等著,開開眼界。

  ??話說,覃侯爺心情特別不好,忍受著那些賤民的圍觀隻能假裝淡定,隻怪那賤丫頭不替娘家謀劃,現在還在這離權貴中心的落魄覃侯府,現在舔著老臉來迎接這個賤丫頭的兒子,讓人知道這個外孫多不尊老。

  ??封縉靠在軟和的車廂裏,把玩著手裏的玉佩,喝了口茶,掀開車簾子往外看,心裏有些煩躁,他已經坐了差不多半個多時辰的車了,雖然車廂裏很舒服,可耐不住時間長還無聊。

  ??封縉開口問:“還有多久到。”

  ??車廂外的車夫連忙回答:“小少爺,再過一條街就到了。”

  ??封縉放下簾子,抬手打算喝口茶,想到喝多了可能要上茅房,就放下茶杯,盤著玉佩打發時間。

  ??聽著前方吵雜的聲音,封縉問:“前方怎麽了?”

  ??車夫說:“前方圍了很多平民百姓。”

  ??封縉淡淡的說了聲:“哦。”

  ??車夫趕著馬車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大喊著:“讓開,都讓開!”

  ??那些百姓連忙讓出一條道,剛好夠馬車駛過。

  ??看著駛過的馬車,一個中年婦人說道:“這麽華麗的馬車從來沒見過,孩他爹,你見過嗎?”

  ??男人思索了一番,說:“沒見過,難道是去覃侯府的?他們早早就等侯著,一定是了。”

  ??婦人道:“去瞧瞧,不知道是什麽模樣的貴人。”

  ??男人說:“覃侯府門口一堆人,現在過去可能見不到,人擠人的,咱們是來賣豆子的,走啦!”

  ??馬車在覃侯府大門停下來,車夫掀開簾子,封縉踩著車夫一早準備的梯子下來,掃了一眼,全府基本到齊的人,封縉驚訝的大聲說道:“外祖,您老怎麽能來等晚輩呢!舅舅舅母也不攔著您老人家,是不是太想見到外孫了,我扶您進去,站久了可不舒服。”

  ??隻見眾吃瓜百姓看到一個身姿挺拔,長得好看得像天上的神仙,而且還這麽孝順,那些看到封縉的女孩都春心蕩漾。

  ??覃侯爺本來想說的話沒說出來,倒被扶了進去了。

  ??路上封縉絮叨著:“外祖,您等多久了,雖然外孫第一次過來看望您,不過誰讓父王把我送去學武,都沒能過來看看您,這不得空就過來看看您老人家。”

  ??覃肅俞拍拍封縉扶他的手臂,說:“王爺也是為你好,看你多壯實,哪像渠複骨子弱總是生病。”

  ??覃渠複,那個病秧子,不過他可不簡單,指不定是裝的呢!

  ??封縉突然問:“外祖,為何不見外祖母,可是身體不適?”

  ??覃肅俞歎了口氣,道:“你外祖母本來聽你要過來,可高興了,多用了些飯菜,哪知吃壞了腸胃,年歲都不小了,這一折騰大約要靜養幾日。”

  ??封縉道:“外孫正好拿了株百年人參過來,給外祖母去,這百年人參養胃。”

  ??封縉好似才想起來什麽,轉頭對後麵浩浩蕩蕩的隊伍說:“倒是我的不是,光顧著和外祖說話,竟忘了舅舅舅母,還有表兄弟姐妹們。”

  書屋小說首發